Category Archives: 吐 槽

思想,偏激?

今天一则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占据了各大版面的前列,并引发一系列嘲讽、哀叹、酸葡萄和咆哮——“北大将会商十类学生,其中‘思想偏激’赫然在列”。

看到这里,我第一个心思就是北大又要成为那些追求纯洁北大的各种人口诛笔伐的对象,哀叹“当年那个北大不复存在”了——况且还是掐着隔壁清二马上要建成百年一流名校的时间点,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这可不,全北大都跟北京的天空一样灰头土脸了。

不过,仔细想想,所谓的“思想偏激”真的就是“思想”“偏激”么?我怎么觉得北大某些领导老师跟全国“有良知”的人想得不一样呢?全国人民乃至一部分北大的孩子们,看到的主要是“思想”二字。

一谈思想,大家就想到了被禁锢的思想、创新思想、学术思想、乃至邪恶的小思想,即人类脑内一切展示着主观能动性的行为。恰好这个社会上禁锢思想乃至洗脑的事情还真不少,怀古思今,纵观天下,凡是管制人们思想的政权,都是极其可怕的——犯着受被害妄想症的人们,自然会想到文字狱啊文化大革命啊乃至焚书坑儒等等触目惊心的时间,脑中浮现着各种卧底以及眼线盯你说每一句话的样子。

而“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恰好印证了这个画面,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等概念轰然崩塌——那些思想活跃的天才们,因为说错话或者脑内不正常活动了那么一下,便被请进了阴森灰暗的小黑屋喝茶,面对着领导的盘问,搞不好还来点刑讯逼供……这样的大学怎么能算大学呢?还是北大!我已经可以想见诸如某些境外好事网站已经开始添油加醋,也可以想见犯着恐惧的一般市民已经把北大看得如此灰暗了。

不过,换个角度,也许北大那些领导(特指管学生工作的某些不大不小的官僚)想的不是“思想”。他才不管你信不信仰共产主义还是法西斯;也不管你愤世嫉俗还是超然飘摇——你上课的学术思想,他管不了,他不懂;你下课之后放嘴炮还是吹牛逼,他也没得那个心思管。

他管什么?——“诸如食堂涨价就抱怨不停。”

真相大白,原来人家怕的是“偏激”。跟天朝所有的领导,人家怕你给组织添麻烦。特别是管学生工作的査某手下刚好管了一个食堂,人家当然不乐意听到你抱怨食堂涨价两毛了——外面的煎饼都涨了两块了,你这胡乱批评不是给组织添堵么?

而且人家把“思想偏激”和“家境困难”“沉迷网瘾”搞在一起,这也只属于难以启齿的“困难”范畴。他料你也不敢去三角地振臂一呼,最多跟你说说:“XX啊,那个食堂,你就不要再抱怨了嘛~才两毛钱嘛~你不吃荤的可以吃素的嘛~何必搞得自己这么不开心呢?”就跟学生打游戏打多了,辅导员老师会委婉地说,“哎呀XX啊,你再打Dota,这一科就要挂了,咱们不打了吧好么?……”

所以说某些学生部门的领导啊,其实就是胆小如鼠,如果学生骂了食堂,闹到学校,那肯定是找自己的麻烦;经不起两句骂,风一吹来就打哆嗦——至于食堂管得好不好涨不涨价,这个自己难以搞定,只好搞定那些“偏激”的学生,好让自己坐位置坐得安稳,才不管你思想是不是根红苗正天天向上呢。

对于这种没技术的学生工作者,我们通常是不予理会的,根本犯不到我们头上,也没有那个神通。但难以交代的还是全国上下各族人民,他们抱着对“北大思想”的憧憬,还在揪着“思想”不放——我说组织,你就那么、那么地怕那一点点“偏激”给你添的那一点点麻烦么?

隔壁有个有钱人

话说有两家人住得挺近的,就隔一院子。

这边这家人房子挺大,儿孙挺多,房子里好屋子坏屋子都有。关键是儿女一多啊家长就要天天忙里忙外,操心这操心那……偏偏家长又是个管事婆,啥都要穷操心,每天都累得够呛。

那边那家房子不大,装修得却贼特么漂亮;家里住得有点挤,但有钱就是不一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看得这家人很是眼红。

关键这两家有仇。那边那家有钱人刚发家的时候,跑到穷人家的院子里抢了好多东西,虽然后来被抓住了,两间屋子被警察查封了,但穷人家说,抢了的东西咱就不要了,咱跟着东边的大富豪混,不理你们这些狗腿子了。

于是两家人二十多年没往来。虽然后来两家还是和好了,但隔着那院子中间还有那么一两颗果树,富人家说这是我家的,穷人家说这特么也是我家的,谁都别抢。穷人家遭过砸抢,对隔壁始终怀恨在心,穷人家的小孩子们也总是被家长念叨着隔壁有钱人坏坏坏,但家长却处处躲着隔壁家……没办法,隔壁有钱啊,还有警察撑腰呢。

家长教育小孩儿们说,我家院子大,喏,你看中间那颗梅子树,是咱家的!虽然隔壁的狗总围着转,但咱家的,就是咱家的。但家长出门的时候总绕着走,从来没见他们接近那颗传说中的梅子树。

小孩儿也想,那颗梅子树又瘦又小,能结出来啥啊。不过小孩嘛总是好奇,那天趁家长不在,偷偷地越过院子去摘梅子去了。结果吭哧一下被隔壁家的拉布拉多咬到了,然后隔壁家穿着高级时装的管家就出来了,二话不说把孩子给抓走了。

这边穷人家的家长看了愁啊,要跟有钱人家打交道忒麻烦了,自己家里一锅粥还煮不过来呢;曾经也组织过家里的小孩们围着院子骂隔壁,但现在这当下,孩子们都不得了啊,成天骂家长不给力,自己颜面都不知道往哪儿搁……现在哪还叫得来人?

但孩子爬自家的树被隔壁的狗咬了,又觉着憋屈。于是开了窗子,大声叫唤“你隔壁个有钱的二逼,赶紧把我孩子还来还来还来还来!!!”

满街的人都往这边看。穷人家觉得有些臊,望望屋子里积灰的鸡毛掸子、刀叉棍棒,还是没好意思拿出去。隔壁富人家想了想,以后还是要跟这破穷人做邻居啊,但他家小孩已经在我手里了,说不定能讹点啥好处。于是一边说“哎呀呀你别急嘛你家小孩我是会放的……”一边盘算着能干点啥。

穷人家的其它孩子一边骂家长太不给力了,家里有鸡毛掸子干嘛不拿出去?有的不听话的孩子思量着,家长要是奔到隔壁去打人了,咱自己这边就可以随便乱来了,那多好;但家长为啥不走呢为啥不走呢?

街上的警察拿着警棍就过来了,结果大胡子警察老是怀疑穷人家会作奸犯科,所以总帮着富人家;谁不知道警察和富人家有暧昧关系呢,穷人家要是一个闪失,警察的警棍就飞过来了,然后满街人都会跟着警察后面屁颠屁颠地喊打,哪还管那中间的梅子树本来就是咱家的呢!

哎,隔壁有个有钱人就是不方便啊。想当年住南边那阿三来偷咱家东西的时候,咱家两棍子就把伊打规矩了,那时候也一穷二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现在……哎!

 

【写于钓鱼岛撞船事件后,啥是啥的自己琢磨吧】

男人节有啥好过的?!

校内状态栏说,“今年8月3日是男人节,你知道么”?

我当时就笑了,想出这个的人真是头脑有包啊,3月8日是妇女节,你真就以为8月3日是男人节?你玩69也不是这样玩的吧……

真是随便啊,真是以为过节就跟过家家酒一样好玩?过节就是买点礼物互相送一送,唱个K吃个饭腐个败?男人们看到女人们3月8日有假放有肥皂洗脸盆发可以不用做家务,就想大爷也要弄个节放个假领点香烟洋酒回家潇洒?

好吧,我认真我就败了,我他妈的真不知道今天是这个节,去死吧。

————————“较真”的分割线————————

国际劳动妇女节的全称是“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在中国又称“国际妇女节”、“三八节”和“三八妇女节”。

妇女节是国际妇女斗争的纪念日。1857年3月8日,纽约的服装和纺织女工举行了一次抗议,反对非人道的工作环境,12小时工作制和低薪。游行者被警察围攻并赶散,两年以后,又是在三月,这些妇女组织了第一个工会。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女工团要求男女平等权利而举行示威。

次年8月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国际第二次社会主义者妇女大会上,领导这次会议的著名德国社会主义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克拉拉·蔡特金建议,以每年的3月8日作为全世界妇女的斗争日。于是38妇女节就这样诞生了。

在西方国家,每年的3月8日,是妇女们走上街头争取权益、响应呼声的一个日子,她们要求男女平权、要求妇女得到更多的权益,要求同工同酬,要求社会保障等等;可以说,38妇女节的历史是妇女们在近代以来追求自己的权益、争取自己的尊严的历史。虽然在天朝,这个节日就等于放假或者组织妇女游园联欢放假腐败——对于辛苦的妈妈们姐姐们来说,这样的节日的确是一种慰劳,但慰劳不等于狂欢,也不等于节日的本质。

80后在城市长大的男孩女孩们没有经历男尊女卑的日子,没有经历妇女们低人一等的日子,甚至现在人们所看到的是女士优先、女人做主等等,甚至有些男人已经开始叫嚣“要争取男人的权利”了。但这一切都是表面,现在社会女性依然是处于弱势的地位,女生们不能够忘记38节的本质——不是教导女生们骄横跋扈、带着女权的帽子无理取闹,而是真正自立自强、做受人尊敬的女性,做主宰自己命运的女性。

现在许多公司拿到女生的简历都是默默地丢掉,导师看到女研究生也退避三舍,领导岗位上坐着的绝大部分都是男性,爬到高位的女强人不仅要受人白眼,还有可能沦为剩女……女孩子青春易逝,却往往在爱情中陷入被动,顾着工作顾着家,男人却看上了更加年轻美貌的女孩……

话说回来,8月3日这个开玩笑一样的“男人节”,如果真是有,也只能是男人们坐在电脑前无聊的产物,浅薄得一塌糊涂。可能我这么说伤了很多男同胞的感情,但这的确是个可有可无的节日,没有男人节,男人的地位男人的现状不会有丝毫改变;因为男人不用游行示威争取自己的权益,也不需要奋斗近百年才拿到自己的选票,更不用一边工作一边做家务还遭女人的白眼。好吧,你们去喝酒庆祝男人节吧,这个节也仅限于此了。

—————————认真的分割线完毕——————————

我知道楼下很多男人要开始抱怨自己活得不容易了。但让他们做女人,他们是万万不肯的。

但让我做男人,我丝毫不会犹豫。就这样,别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