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Google.com.hk

谷歌退出中国的风波,总算告一段落了。我们失去了.cn,只有依靠.hk。香港。

这让我隐隐地感觉到了刚开放那几年,各种东西通过南边小码头逶迤地模糊地来到我们这里的景象。那时候,有电器,有化妆品,有吸毒和红灯区,有警匪片,有《我的中国心》,还有一些现在已经成为寻常的洋货。

我自然对敏感词和禁忌内容没啥兴趣,如果学了三年政治还分不清对错黑白,那就是我的不对了。但如我这个乐观主义者而言,从1月13日到3月23日,可能还有更远的日子,所有的一切——席卷而来,甚嚣尘上,然后渐渐平息,寻找掩护,若即若离,整个事件的激烈程度呈线性衰减,到最后这个不温不火的不算结局的结局,仿佛也合了常理。

06年就开始有的“依据当地法律法规”,到现在是谁一拍脑子说不好我们不干?是因为这句话本身吗?生在天朝长在天朝,历朝历代变的是家姓,不变的是官府,谁又天真地期冀过所谓的西方式自由?谁又真正相信谷歌的存在会捎来所谓开放和自由?

点HK和点CN,有人说是中国和世界的距离。不如说是理想中的世界和现实社会的距离。Google是理想主义的,在原苏联长大的CEO憎恨过的一切,自然不希望沾附于自己纯净的产品上。再加上种种来源各异的指责(版权、色情或者黑客),自己诞出的光鲜的孩子却遭外客的排挤,谁又会愿意承受呢?

于是,负气出走也好,一去不回也好,这一下页面的跳转,只是了结google一个小心愿。一个个查看,map还在,reader和Gmail都可以使用。即使是搜索,该搜不到的还是打不开,对于那些热衷于探秘和猎奇的人来说,过个眼瘾又能如何?天朝还是天朝,天朝不是美国也不是朝鲜,谷歌不是facebook也不是百度,任何一个类推都是臆测罢了。

我自然不信什么“价值输出”论,这种充满冷战色彩的口号只是让我觉得可笑。我也不必为Google或者谷歌感到惋惜,退出或者留下并不是0和1,找条出路投机取巧也并非太难。只是我隐隐地觉得,给这件事情加上太多的意义,本来就是徒劳,中国一直在与世界交融和摩擦,随时都有阵痛和不适。对什么东西追究到底,争而不让,比如谷歌的彻底抽身或者天朝政府的拦腰掐断,都不是两者的风格。

天朝与世界的时差一直存在。希望谷歌不要落得个慢性死亡的结局,便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宽容。

另,奥巴马的医改方案通过了,伊想必也松了口气吧,至少美国不会追着中国不让以转移美国国内民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