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从舌尖,到指尖

最近“舌尖里的中国”大大的火了一把……其实说实话,我还没抽出时间来看;但是它的火,我一点儿也不意外。人们在微博上、校内上,任何事情都可以吵翻天,唯有轮到“吃”的时候,下面评论回复清一色地挂着口水——即使是那场翻天覆地的“豆腐脑甜咸之争”,也是带着香喷喷的愉快的味道的。

我们都是如此热爱吃,而我们正一点点慢慢地发现,我们是如此擅长吃,如此精通吃,这些渗透到生活里面点点滴滴,简直成为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啊,你不吃,怎么活着呢?

没有什么比“共识”更重要。而当一种文化获得了人群的共识的时候,文化就上升到了“文明”。

中华的饮食文化,也许是真的可以上升到“文明”的。这不是故弄玄虚,反而是真实存在的文明。

文明不必要吹得玄乎,揪弄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词汇;文明也不必要弄得高端,仿佛只有知识分子可以谈论。抛却了那些空洞的爱国主义和被诠释和粉饰了一万遍的历史,不去牵涉哲学探讨和科学逻辑,这是我们每个人都真切地感受到的文明。

我们曾经笃信着进步主义,认为只有高尖科技才能代表文明。可是,能把豆腐做出两千种滋味,难道就真的比研发出3D交互感应设备和航天飞机要低一层次?

我们曾经追寻着用金钱衡量的价值,用GDP和GNP衡量所谓文明,可是,五块钱一碗的麻辣小面带来的欢愉,难道就真的不如价值连城的珠宝带来的感动?

或许我们应该思考。我们如此热烈地爱着吃,如此心甘情愿地当着吃货——而我们在为要不要议会制民主、要不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争执不休,比起这些来,难道“吃”就不能成为普世价值么?

——或者换个说法,能够把人的胃征服得如此彻底的人们,难道不应该骄傲、淡然、从容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么?

我的意思,不是说用食物来麻痹神经。而是理应有一种自信溶入血液,能让我们不疾不徐、不怨不艾,我们从饮食的丰富与奥义中寻得这些自信和从容,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自信和从容。我们不必用水煮鱼当原子弹去称霸世界,而是用经久弥香的回味熏陶我们的内心,让我们乐观而踏实。

或许沉下心来寻找,我们能够发现更多这样的“文明”。哪怕是技术宅们变废为宝的小自信,哪怕是画伯们妙手绘心的小聪明,这些温暖的智慧,指尖能够实实在在地触及。

要让全体人民都如希腊公民一样在广场上辩论,还很遥远。所谓公知们不断地抢占话语高地,挥霍着优越感故弄玄虚,或许我们都已经看厌;但平凡如你的母亲,都能炒出世界上最好吃的回锅肉,你也能泡出世界上最好吃的泡面——或者尝遍学校周围所有的驴肉火烧之后评判其微妙的高下差别。

饮食之神不在别处,就在每个人的指尖上活灵活现。在吃下最后一勺蛋炒饭的时候,我简直想宣称,中国的饮食文明才是最高的文明!

为什么不是呢?

2012欧冠决赛小记

今年欧冠决赛是在中关园某异国情调咖啡厅看的,人不算太多,基本上都是切尔西球迷。走进去蓝莹莹一片,妹纸还不少(目测兰8女球迷数量可观)。其实我是支持切尔西的,一是英超的代表嘛,二是切尔西残阵出场,账面实力确实不行,难免会比较同情他们,希望他们能够给力。

看了比赛之后,只想说,切尔西球迷这一晚实在是太幸福了。给你一支这样的球队——谁会在今年欧冠开打的时候预测切尔西夺冠呢?就是这样,整场比赛的剧情都太励志了,被拜仁摁着乱揍,先被进一球,还被判点球,而且欧冠切尔西点球大战从来没赢过。但是切尔西都挺过来了,看了之后真是肃然起敬。

不管切尔西打法怎么样,他们是在认认真真地、充满激情地打着比赛。你能要求一个联赛第五、主力伤的伤停的停的队伍打什么漂亮足球?!他们做到了最好,这是一种执着。(虽然确实要靠rp吧……)切尔西防守站位大部分时候是非常稳健的,这种充满自信和力度的防守加上各种堵抢眼,真是值得大部分球队认真学习……

虽然米克尔、兰帕德这场比赛都表现不错,博辛瓦和小将波特兰德两个短板也没有太过坑爹。但是拖着切尔西前行的两个人——切赫,德罗巴,他们真的是太nb了,配得上战神的称号!

这是一种气场。赛前球员抵达安联球场,德罗巴穿着白衬衫和西裤大步流星走入镜头的时候,老子差点被帅晕了……虽然还是可以明显感觉着他老了,扛开对方后卫的时候拿球突破都显得有点吃力,但是魔兽就是魔兽,抓住几乎是唯一一次角球的机会,难度极高的精准的直奔死角的头球看得人血脉贲张(比起抓吧来小穆勒那个头球就太平淡了……)。最后器宇轩昂地走上点球点的时候,真觉得这个剧情实在是像安排好的一样,举重若轻的骗过小新那一刻,真是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形容!

然后是切赫。当他扑出本本的点球的时候,我就有强烈的预感,不管切尔西以前的点球大战如何坑爹,今天他们要是拖到最后,是有很大希望赢的。切赫的眼神,如此冷静、自信,让人胆寒,太可怕了。6个点球全部扑对方向,这让几乎没有罚丢过点球的小猪也发憷了,最后门框了……

然后不得不佩服迪马特奥,各种佩服。博阿斯是断然不可能把切尔西带进决赛且赢球的……而且最后点球的安排也很妙,他知道诺伊尔喜欢研究对手罚点球且研究成果很管用,于是就派上蓬蓬和阿珂这样意外的点球手,果然奏效……(当然诺伊尔直接面对切赫感觉也好有趣,嘻嘻)

然后说说拜仁吧。拜仁浪费太多机会了……上半场结束的时候就有人说,拜仁这挥霍机会太多,搞不好是会输的。果然……拜仁两个边路确实非常非常可怕,特别是体能充沛的时候,攻防转换极快,丝啦一下就能溜到切尔西禁区附近……不过罗本、里贝里脚风不顺,戈麦斯更是各种不靠谱,不然切尔西早被打成筛子了。拜仁实力强不止一点,但主场作战、太想拿下比赛,反而心态失衡严重。加时赛、特别是本本点球被扑之后,整个队伍都软、散了,没有赢球的心气儿了。

另外,两支队伍都打得很文明……裁判也比较给力。真是一场经典的比赛。

最后一句,切尔西真·爷们!

理性是逃避的借口吗?

明显已经过了愤青的年纪,不时会指着一脸正义愤怒呐喊的忧国忧民分子调侃地说“看,愤青”,轻佻地像“看,灰机”一样。也对自己曾经有过的一段意气风发的日子有了清楚的认识,但却并不为此感到难堪——毕竟,走过一段成熟认识的过程,对于自己来说总是好事。

但发现自己再也写不出那些饱满的文字了。所谓理性,就像简明而干枯的枝干,毫不留情地直指天空,那些围绕着理性的枝叶,随着成长而一点点剥离。有时候不禁会问自己,是不是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

在某个时候厌恶地丢掉了最容易占领的道德制高点,却不知不觉爬上了另一个制高点——逻辑的制高点上。对于任何事物的冷眼,追根问底之后的淡然,乃至“我有智商我优越”的感觉,在看问题和争论的时候不疾不徐、不痛不痒地撑起一支保护伞,自动地站在离中心42km开外的安全地带。

是的,我们都需要理性。在火红的情绪中冷静下来,是看清周围世界的前提。

可是,我是不是应该不断地扪心审问自己,自己究竟是在追求理性,还是在故意疏离?究竟是透彻分析一针见血,还是不痛不痒习以为常?究竟是胸有成竹地洞察,还是勇气缺失的逃避?

究竟是理性,还是冷漠?或者是不够勇敢、不够诚实,最终选择了冷漠?

 

对一件事情的感情,很多时候左右了对某件具体事件的情绪。当一个人还能够用激昂的语气写出檄文,这说明他/她至少对其反对或者愤怒的事物,还存在着感情和希望,还抱着哪怕一丝一毫的理想。

翻看尘封起来的国际共运史——一部充斥着路线斗争的历史——从罗萨·卢森堡,到卡尔·考茨基,到鲍威尔,再到吉拉斯,他们都反对苏联反对俄国,但实际上骂得最狠的,其实是和苏联最近的、依然饱含革命激情的卢森堡;而到了吉拉斯,《新阶级》无比冷静甚至冷酷的陈述背后,句句都写着“我对整个共产主义都死心了”。

我们惧怕麻木,麻木代表着疏离。而多少麻木,是披着“理性”的外衣?“事情不过就是这样,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抛却了“好”与“坏”这样原始的判断,我们的辩解是如此苍白无力。我们谈着“规律”和“人性”,对种种黑暗一笑视之;我们故作高深,端着学者范儿和贵族气,把“勿谈国事”作为标签,好像天生就不属于这个充斥着感情、晴雨无常的丰满的世界。

社会需要理性和秩序。公民也需要理性和秩序。但我们对“社会”和“公民”失去信心和希望的时候,我们的心却像一潭死水般假扮着理性的平静。我们是不是害怕了?或者不敢诚实面对自己?理性是逃避的借口吗?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没有勇气也许要怪罪黑暗,言不由衷或许是身不由己。可是这并不是真正的自我。

但凡想到原本饱满的灵魂就这样渐渐凋落,那种恐惧很浅,却又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