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程序员帝国

中关村的IT广告牌下是喧闹的人来人往,嗅过去一阵商业气息。来来往往的,不是两所大学的毛头小孩,就是坑蒙拐骗的销售人员。

真正的程序员,都在上地。公交车一路往北,跨过五环,掠过北体,就到了这个十年以前还是市郊农田的地方。那被切得方方正正的街区里,一幢幢棱角分明的巨大建筑物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或立或卧,而除了来往的车之外人烟稀少。天变得很低又很阔。

而在那庞大得让人倒吸冷气的建筑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程序员,他们被整齐地排列在格子间里,面对着一块、两块或是很多块屏幕,一刻不停地将自己的思维转换为代码,并源源不断地充填着一个半虚拟的世界。

想想这居然有点科幻的味道。我们的生活世界早已经被这个无形的电子网络所俘虏,而这许多许多许多的程序员,正用他们的智慧,滋养着这一头巨兽(或者很多头巨兽)。他们可能毕业于最好的大学,正是青春热血的年纪,有着尚能称之为梦想的东西。不知道他们的梦想,是不是自己驯养一头巨兽;而当他们走出这些建筑时,许多人其实已被巨兽吞噬。

这是一个个静默的工厂,背后是暗流汹涌。文明的掘土机开足了马力,将无序的、充满人味的、凌乱的城中村毫不留情地推倒,把诸如窑子坑子这样的地名变成一二三街直到十街这样的代号。一切都仿佛被患强迫症的人整理过一般,这个帝国是空旷的,又是拥挤的,你不知道这里面藏着的是源源不断流淌的金钱,还是源源不断流淌的脑汁。

程序员帝国在上地。听起来很像上帝却又不是。程序员帝国的主宰不是程序员,而是程序员们亲手哺育的、那头谁也不知道藏在哪里的互联网巨兽。

我忽然有一点理解了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恐惧。在他的年代,看着轰轰作响的机器将欧陆的田园诗碾压得粉碎,那些面带微笑的牧人或农人倾覆在工厂脚下。喧闹的城市将每一个人转化为它的细胞,为它而跳动,或是献生于它。这是多么可怕的束缚,让马克思坐立不安;然而马克思没有预料到的是,人的选择最终还是盖过了这些恐惧,工业社会毫不留情地驱赶走了他们的自由,却赋予他们另一些自由。这让人欲罢不能。

就像程序员们用他们的智慧换取更多的智慧一样。

只是我依然有点害怕,面对这些静默的机器。我希望这仅仅是对未来的敬畏罢了。

【游走英伦】英国人的24个小烦恼

翻译的,是一篇英国人自我吐槽的文章…大英绅士满身抢眼有木有…原文请点我

————
1,和一个陌生人陷入“你先请”的死循环中。

2,讲笑话讲到一半忽然觉得有点冷,于是干脆把笑点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3,当地铁车厢其它所有人都下车,只剩你和一个陌生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忽然手足无措起来:要不要挪地方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