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化的轻蔑与厌恶

最近百度D8的亚文化——所谓“吊丝文化”开始在各种网络空间大行其道。其实一直不太关注这一类草根性质的全民广播操,就如同在贾君鹏大行其道之时连WOW吧都没去过的一样,对于这类网民的自娱自乐,不过也是按照自嘲的惯例一笑了之。

但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有文化人批评吊丝亚文化,述其是一种对社会拜金风潮的无奈掺杂的产物,亦充满了格调不高的低俗气。

 王佩V:高富帅,穷挫丑,屌丝等词语进入日常汉语体系,说明中国社会的审美和道德正在急速败坏,赤裸裸的爱慕虚荣、拜金主义、崇拜动物性的价值观,终于扯掉了遮羞布,堂而皇之地主宰了年轻人的心灵。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如此斯文扫地,如此媚富入骨,如此偏狭虚无。

↑( 我并不认同以上观点,特此注明) ↑

当然,对于这点,广大网民是不买账的。其实我也承认,大部分网民只是用于自嘲,跟“咆哮体”和“伤不起”是一个性质。动不动上升至道德层面,教授其实是小题大做得有点凶猛——毕竟是一种网络亚文化,跟BL和朋克摇滚一样不属于主流社会。(如果真的属于主流文化,那就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了,我相信社会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仅仅把词汇限制于“吊丝”“高富帅”“穷挫丑”之上,似乎看不出什么。但如果深挖细究,多看几篇相关的东西,某种语气依然让我感到不适。并非来源于道德洁癖,而是这种亚文化对于女性的轻蔑,已经到了一种让人不知说什么是好的程度。如果这仅仅是男性网民小范围之内的心照不宣的交流(跟AV和撸管之类的词汇一样)倒无所谓,但如果当“黑木耳”之类随意且带有性暗示和侮辱性的称呼在网络上大行其道,恐怕对女性起码的尊重已经荡然无存。

在“吊丝”们的语境中,女性是这样一种存在:依附于高富帅的钱和物质,对穷人嗤之以鼻;出生好的女性用“白富美”代替,但却包含着称呼“高富帅”时蔑视般的惶恐。对一般女性用“木耳”这样的词,并用分数代指女性的外表,用颜色代指女性是否曾经染指性行为。——正常的女性,是否会乐意一个男性用他的性需求,如此定位自己?

毫无疑问,在吊丝的语境中,女性已经被物化为男性的附属,并被定义为“用物质可以换取”的物品。很难想象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这样的属性被描刻得如此露骨而不加掩饰。作为单身男性的自嘲,这一点来由似乎听起来冠冕堂皇。

但这种自嘲是否应该建立在对女性的侮辱和蔑视之上?

一些女性研究者曾经指出,将女性作为附属、贬低女性地位的思想,往往来源于男性在社会上角色的混乱和失败,他们只能通过贬低女性获取心理上的满足感,并把自己的失意归咎于物质上的不足即“不能购买”。这也是为什么家庭暴力往往发生在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低下的男人的伴侣身上。而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吊丝可以如此若无其事地大谈特谈“黑木耳”且无惧女性目光,并把自己的失败感情归咎于出生低下、物质缺乏,或者女性的拜金与物质(如果不是所有女性,也应该是大部分女性——在他们的想法中),从而在口舌之快中获得一点认同和满足。

我不知道大部分女性网友怎么想,也许一笑置之——当然我也可以一笑置之,我并不介意某些失意的男人用一些能够凸显男性主体的思想将我想成某种木耳或者土肥圆。但我必须指出,这个社会离尊重女性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而大部分女性对这种甚嚣尘上的亚文化根本没有认真思考过,或者已经习以为常。

对于亚文化,我没有什么道德立场好讲,所有的亚文化都出自于当下社会的某种特质,就像美国曾经的嬉皮士和垮掉一代一样。但作为一个女性,无法对这种亚文化视而不见。

这里仅仅作为一个女性发表一些我的看法,并衷心希望“黑木耳”这种称呼不要再出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