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我为什么不喜欢薄瓜瓜他爹

笔者按:薄熙来案今日已经轰轰烈烈落下了帷幕,曾经风光一时的薄督已是“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想当年薄督在我西红柿风光无两,看得多少人跟打鸡血一样。我于2011年中写下此文,细数薄督执政可怕之处,招来不少人板砖伺候。

回望此文,倒也是饶有余味。

 

薄瓜瓜他爹是谁我就不用介绍了,他现在正在北纬29度东经105度左右的位置凭空建设一座名为“西红柿”的城市,欲脱离天朝脱离地球达到宇宙的高度。他把该城涂成红色,刷上绿色,抹去黑色,大鸣大放、惊天动地、振聋发聩,让这座一向比较低调、形象比较抽象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异常高调、人人皆知、形象更加抽象的地方。

说实话,人类常常因为“高调”本身而招来不少嫉恨,例如芙蓉姐姐和凤姐。人一旦太高调了之后,各种荒诞会被放大,会让人有看笑话的冲动。比如唱红歌治好癌症,监狱唱红歌,尼姑唱红歌这类事情,大家看着笑笑也就过去了。但我不喜欢薄瓜瓜他爹,是有深刻的道理的——不能因为单纯的不喜欢而不喜欢,凡事必须说出个有道理的一二三,才不会在脑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这里我不得不指出,薄督还是挺受一般重庆市民待见的(起码不讨厌)。除了老唱红歌比较麻烦以外,打黑之后治安秩序的确变好了,也的确让不少人分到了公租房,城市环境有一定改善(当然黄桷树砍不得)。另外,薄督很是整了几个贪官下去,还让重庆市民举报贪官,并给予重赏。

这一切看上去很美好,并且短期来看不是假象。但在我看来,这一切措施后面的施政逻辑让人感到不安。重回文化大革命谈不上,但这样“运动式”的政治,的确非常富有中国特色,而且这样的特色是非常危险的——不谈程序,只谈动机;分出敌我,敌人狠狠打击,好人狠狠歌颂;用各种手段拉拢群众,等等。

虽然面子上说来很好听,为群众办实事、为群众牟福利,一切为了群众等等,这些一向以来也是贵党的执政基础和合法话语。这一点没错,十分正确。

但注意,不更新“制度”,而只谈“运动”,很难保证利益落在群众头上。运动型的政治有以下几个特点:

1,善恶分明,轻易动用价值判断。例如“黑恶势力”“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优秀文化”“党的好干部”“先进典型”等等。

2,没有制度基础的群众动员,例如大家一起唱红歌,大家一起找贪官,大家一起学典型,大家一起来种树等等。

3,过于理想化,将希望寄托在个人身上,例如为民服务的好干部,清廉的领导等等。

4,大规模地使用“战斗”“革命”等意象,一股脑地进行清理城市、种树、打黑等措施,这个跟2有一定关系。

运动式的政治很危险。为群众办实事没有错,但运动式的政治没有制度的支持,无法持久,并且极易被篡夺。

首先,你怎么保证接下来的领导还保持清廉、依然为民服务?虽然此时此地重庆花了大量的力气建公租房保障房,给低收入群体派发福利等等,但民众不知道也不清楚这样的福利会持续多久,没有了应该怎么办。

其次,在“无法持久”的基础上,资源的垄断便随时可能成为恶魔。这个大政府,把握着再分配的大量资源,一旦缺少监督、人员堕落腐化,会出现难以想象的恶果。

再次,也是最可怕的,就是对价值判断的垄断——我说好就好,说不好就不好,“敌我”的定义由我来下。打黑是好的大家没意见,红歌是好的可能大家也没意见。保不准哪天打黑打到你头上,说你黑你就黑;也保不准哪天不是唱红歌的问题,而是红歌以外的歌不准唱的问题。这和Nazi 有分别么?

我一向以最恶的心揣度国家机器,就算机器它现在不恶,但一旦恶起来是挡不住的。即使它现在团结的是群众,为群众做好事实事,我也难免有“收买群众”的揣度——这仅仅是巩固权力的一种方式罢了。赢得了群众的支持,挟群众的话语打击自己的敌人。

定义了“敌人”,然后动员群众来打击之——听起来很美好,但这样的定义有被泛化的可能。只要一提到“敌人”,政治热情就会迅速取代政治理性,大家一拥而上,奔走呼喊,风卷残云。关键是,“敌人”是什么?谁是敌人?敌人也是人,没有人天生下来就注定是你我的对立面。

这样简单化、情绪化的处理,号称“团结了群众”,但恰恰是最最伤害社会团结的,随时都有可能分裂为“敌”“我”两大阵营。政治不是价值判断,政治是利益、是丑恶的东西,而我们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限制政治的丑恶,而非颂扬被包装起来的高尚。

换句话说,我们要努力的,是如何建设制度、实现监督,让拥有大量公共资源的政府好好地为咱们服务;而不是“政府带领着我们惩恶扬善”。薄督最最基本的前提已经错误了。

所以我不喜欢薄瓜瓜他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