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偏激?

今天一则让人哭笑不得的新闻占据了各大版面的前列,并引发一系列嘲讽、哀叹、酸葡萄和咆哮——“北大将会商十类学生,其中‘思想偏激’赫然在列”。

看到这里,我第一个心思就是北大又要成为那些追求纯洁北大的各种人口诛笔伐的对象,哀叹“当年那个北大不复存在”了——况且还是掐着隔壁清二马上要建成百年一流名校的时间点,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这可不,全北大都跟北京的天空一样灰头土脸了。

不过,仔细想想,所谓的“思想偏激”真的就是“思想”“偏激”么?我怎么觉得北大某些领导老师跟全国“有良知”的人想得不一样呢?全国人民乃至一部分北大的孩子们,看到的主要是“思想”二字。

一谈思想,大家就想到了被禁锢的思想、创新思想、学术思想、乃至邪恶的小思想,即人类脑内一切展示着主观能动性的行为。恰好这个社会上禁锢思想乃至洗脑的事情还真不少,怀古思今,纵观天下,凡是管制人们思想的政权,都是极其可怕的——犯着受被害妄想症的人们,自然会想到文字狱啊文化大革命啊乃至焚书坑儒等等触目惊心的时间,脑中浮现着各种卧底以及眼线盯你说每一句话的样子。

而“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恰好印证了这个画面,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等概念轰然崩塌——那些思想活跃的天才们,因为说错话或者脑内不正常活动了那么一下,便被请进了阴森灰暗的小黑屋喝茶,面对着领导的盘问,搞不好还来点刑讯逼供……这样的大学怎么能算大学呢?还是北大!我已经可以想见诸如某些境外好事网站已经开始添油加醋,也可以想见犯着恐惧的一般市民已经把北大看得如此灰暗了。

不过,换个角度,也许北大那些领导(特指管学生工作的某些不大不小的官僚)想的不是“思想”。他才不管你信不信仰共产主义还是法西斯;也不管你愤世嫉俗还是超然飘摇——你上课的学术思想,他管不了,他不懂;你下课之后放嘴炮还是吹牛逼,他也没得那个心思管。

他管什么?——“诸如食堂涨价就抱怨不停。”

真相大白,原来人家怕的是“偏激”。跟天朝所有的领导,人家怕你给组织添麻烦。特别是管学生工作的査某手下刚好管了一个食堂,人家当然不乐意听到你抱怨食堂涨价两毛了——外面的煎饼都涨了两块了,你这胡乱批评不是给组织添堵么?

而且人家把“思想偏激”和“家境困难”“沉迷网瘾”搞在一起,这也只属于难以启齿的“困难”范畴。他料你也不敢去三角地振臂一呼,最多跟你说说:“XX啊,那个食堂,你就不要再抱怨了嘛~才两毛钱嘛~你不吃荤的可以吃素的嘛~何必搞得自己这么不开心呢?”就跟学生打游戏打多了,辅导员老师会委婉地说,“哎呀XX啊,你再打Dota,这一科就要挂了,咱们不打了吧好么?……”

所以说某些学生部门的领导啊,其实就是胆小如鼠,如果学生骂了食堂,闹到学校,那肯定是找自己的麻烦;经不起两句骂,风一吹来就打哆嗦——至于食堂管得好不好涨不涨价,这个自己难以搞定,只好搞定那些“偏激”的学生,好让自己坐位置坐得安稳,才不管你思想是不是根红苗正天天向上呢。

对于这种没技术的学生工作者,我们通常是不予理会的,根本犯不到我们头上,也没有那个神通。但难以交代的还是全国上下各族人民,他们抱着对“北大思想”的憧憬,还在揪着“思想”不放——我说组织,你就那么、那么地怕那一点点“偏激”给你添的那一点点麻烦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