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不对

今天看到一则微博评论,说是如何让政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西方国家的思路是让政府害怕人民,而我天朝特色社会主义则是批评与自我批评。

虽然不敢苟同这种过度简单化的概括,但这个思路是颇值得玩味的。最近什么民主生活会、什么批评与自我批评、反对一团和气的假团结之类的话,让人有穿越回毛时代整风运动的错愕感,让人不禁觉得是不是下一步就该反右然后庐山会议万言书云云,节奏不对。

【顺便说一句,老大的老婆是明星这一点倒是惊人相似。【蜡烛神马的不用点了谢谢

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你说搞批评和自我批评,那些人凭什么能够敞亮了来点实质的批评,而不是“我要批评老王,他平时工作太努力,不注意身体”这样、下半句很有可能是“来,干一杯”的“批评”?只凭上面说你们必须互相批评,就能让这些听惯了阿谀奉承的官老爷们听进去不好听的?要知道,我大西红柿的前薄督,可是有全市音乐喷泉的总控的,他想听摇滚你给人放民族,那是分分钟下课的事。

更关键的是,万一批评到点子上,那拔出的萝卜带出的泥可是蔚为壮观的。你敢说书记犯了错,就没有市长的责任?你用公车送孩子上学,我就没跟小三睡豪华客房开差旅发票?天朝官场官官相护已是明规则了,你要让他们狠下心批评和自我批评, 那难度可谓登天。就连高中班委会开会总结工作说话都得端着点儿免得伤了同学感情,更别说这些风里来泥里去的父母官儿们了,人可都是权术计谋样样精通,糊弄糊弄上级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更深一点说,所谓批评与自我批评,无非就是想要用某种方法找出错误与潜在的危险,实现官员队伍的净化。行之有效的方法,除了设立绩效,用GDP或者其它政绩指标制定“选优”的标准,还得用某种机制让他们感受到危机,并在做糊涂事儿和错事儿的时候三思。

问题就在这儿了,这个“批评和自我批评”实在算不上什么“机制”。官员犯错,为啥这些连中纪委都解决不了?还不是因为都在一个框子里面,小辫子都连着不好揪?还指望“民主生活会”能发挥作用,让小辫子连得更紧的人互揪小辫子,有意义么?

【当然,党肯定是不希望“外人”来揪小辫子的,否则投票就行了。此处按下不表。】

“机制”不仅要有制度设计,还要有驱动力,就像一个机器,要有构造不够,还要有电或者柴油或者手摇才能动弹。我们就姑且认为“民主生活会”也算是个“机制”吧,那动力在哪里?incentive呢?motivation呢?如果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阻力大于动力,谁会那么苦哈哈地手摇这个机器然后在某一天一不小心碾死自己?

However,党中央貌似是有这样的自信的。因为他们相信的是“社会主义”,至少他们宣称咱们走的依旧是马克思爷爷的正统。社会主义的制度设计,是建立在人性本善的基础上的;社会主义相信人的社会性,相信人能够为集体而活,因为社会和集体是人生存的基本保障;而社会主义的领导人,自然是更人性更善、更加相信社会和集体、更加无私和伟光正的存在。——所以出了问题,一定不是社会的问题,而是你们都太坏了。

自然,“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前提,就是至少在领导队伍里面有那么些好人,能够为了集体为了郭嘉为了人民勇敢地站出来,告诉大家我们是好人,是特别好的人,即使之前不好我们也努力让他变好。与其说这是一个“劣汰”的机制,不如说依然是抱着人性本善的期冀,努力点燃他们内心善良的火苗、唤醒他们为人民服务的小男孩、孜孜不倦改造人性的工程。

我不敢说这是荒诞的。这起码也是很有想法的,很有创见的,想努力绕过万恶的资本主义那些不择手段的倾轧和毫无底线的讨好——只是跟我想的前提有点不对罢了。

那也只能说是前提有分歧。不过就我看来,连景区厕所里的卫生纸都会被“光明正大”撸走,我实在不太敢相信我们的人性已经到了本善的地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