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公知

被消费的伪正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公知”在某种语境下已经成为了骂人的词汇,比如“你是公知,你们全家都是公知”。本来一个寄托了社会希望的精英群体,和“城管”“CCTV”一样被污名化了。

虽然这对一些学识和胆识均备的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来讲并不公平,但实际上人们对于这个词汇的情感的变化,正源自这个日渐浮躁的舆论和社会。

在这个时代,想当公知实在是太容易了。你只需要一个五位数粉丝的微博,一群愿意帮你转发评论的“志同道合”的人,然后再扣一个不知哪里来的学者的头衔,每天发表一些看似正义凛然、最好是和当局对着干的言论。反正微博只有140个字,也不需要你有什么渊博的学识,只要在任何恰当或者不恰当的时候,将“公民精神”“民主自由”“体制问题”等词随便组装一番,再配上一幅看起来惨不忍睹的图,就可以尽情地满足你一呼百应的虚荣心了。

恭喜你,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公知。

只要站在弱者的立场,美名其曰“鸡蛋和石头,我永远选择鸡蛋的一方”,没有来龙去脉,也不需要逻辑和事实,甚至不需要基本的常识。一张正义的大旗,举到哪里都管用,就仿佛文革时代的毛主席语录一样有金刚护身的功能。

想想实在可怕极了。

这个世界,招摇撞骗的人实在是层出不穷。这种意义浅薄正义,实际上只是用来消费社会戻气的伪正义罢了。不管某些公知心中是不是抱着兼济天下的宏大理想,事实总是公知正渐渐占据网络草根话语空间,形塑着人们的认知。而那些千篇一律的呐喊和呼叫,千篇一律的“吃亏的总是老百姓这一定是体制问题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除了将社会的不满全部塞进体制的大框,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

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许多问题确实能够归因于体制,但是“归因”这个步骤被无限地压缩和省略,最后公知的伪正义大旗下的草根们就成了一群只会骂政府的机器人。如果说

现在的网络空间,无非是公知挖坑,群氓争相往里跳。挖坑的成本实在是太低了——不管公知说什么,群氓都会信的;而只要公知一站出来怀疑权威,信的人就更多了。不管如何信息公开,那些认为“只要是zf说的话统统都是撒谎”的人永远都不会信;只要和政府公共支出有关系的数字,不管是科研经费还是国防开支,用“还有那么多人没吃饱饭”做评论就一定屡试不爽;沸沸扬扬的食品安全问题,虽然有八成以上都是常识问题,“天朝还有什么能吃”的哀鸣总是一呼百应……

爱发问爱追因的明眼人总归还是有,被公知逼成“自干五”的人也不少。但公知们拿着伪正义消费社会情感的例子依然充斥着以微博为首的网络空间。

感谢微博,让社会的不满情绪得到了发泄,然而群氓的智商和判断力却得不到填充,他们满足于在公知的伪正义大旗下抗议,殊不知社会进步却像公知屁股底下的沙发一样坐在原地,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