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南方系

我眼中的“南方系”

“南方系”这个词,自从进入了微博和自媒体时代之后,就多了N层不同的乃至互相矛盾的感情色彩。爱它的人恨不得擎上南方大旗,有种与中央另立山头的抗衡感;也有不少人对“南方系”不屑一顾,认为其不过是消费反政府情绪的浅薄代表罢了。

总之,争议是一直存在的。仅仅作为一个读者,对“南方系”无法了解得深透;而更多的人,甚至连读者都不是,只从网路上摘得一些碎片,就急急地站队表明立场。

我作为一个在南方系两家报纸(《南方日报》和《南方周末》)呆了九个月的实习生,虽然严格来讲依然是局外人,但却不得不说,“南方系”这个帽子,对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的任何一家报纸杂志来说,都有点太过刻意了。

首先,是倾向性的问题。许多喷子将南方系的倾向性拿出来说事儿,认为南方系各媒体故意站在政府或者国家的对立面,将观点摆在事实前面。

殊不知,要求新闻报道完全的“客观”,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媒体,往往都多少具有倾向性,而这个倾向性,很大程度上是由媒体的受众决定的。什么样的人喜欢看“南方系”的报道?那些人(包括我自己)希望看到与当局、权威不一样的声音,希望透过不一样的角度看事件,这无疑会影响新闻取材、诠释角度和报道手法,从而传递出记者乃至报社的观点——在深度新闻中尤其如此。

然而,“倾向性”和“扭曲事实、颠倒黑白”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至少,每一篇报道都会尽可能全面地展现它想要报道的东西,并力求每句话都事出有因、有根有据,这是作为严肃媒体的操守。起码在我的接触中,“南方系”作为背靠数百万读者的媒体巨擘,在新闻报道上并非随意而为。

而在追求“客观”和“真实”之外呢?这就不得不谈到作为媒体的追求,即所谓的“媒体理想”。媒体从业者,不管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社会”的诉求。在每一家媒体都必须受到中央管控、服从“宣传方向”的大背景下,“追求真相”本身就是一种“倾向性”。

“南方系”在当下的环境中争取言论空间,确实不易,很多时候也会面临着毙稿的尴尬。我曾经的老师、同事,可以说大部分都抱持着“媒体理想”而打拼,只要能够得到哪怕多一点点报道空间,他们也会尽力争取——对于记者尤其如此,他们被鼓励尽可能多地写,而“把关”(你们懂的)的任务则大部分交给编辑。

在这里,对于记者们的坚持和追求不想多着墨描述,总之,在特殊的“国情”之下,媒体人的姿态,很多时候是悲壮的;与其说他们在追求某一个报道的展现,不如说他们作为一个整体,在追求更加自由的媒体环境,在这样的环境底下,实现观点的竞争与交锋。

不得不承认,“南方系”的某些报道可能确实是有失水准的;当下媒体的科学素养和思考深度有时候也的确让人失望。我支持对“南方系”的批评,但这并不是扣帽子的理由——轻易地因为错误报道而扣上“无良媒体”“卖国媒体”这样的帽子,从动机上否定并推翻媒体人的努力,在我看来是非常轻率和鲁莽的行为;而媒体之间的互相倾轧,更是短视和不理智。一个自由的媒体环境,对于所有的媒体都是有好处的(即使是那些“党报”),让其能够在市场上寻找符合自己口味的受众并实现良性的发展。

习惯了扣帽子、站队、互吐口水的国人,其实最需要的就是学会如何就事论事地辩论。“南方系”接受辩论,无端的指责只会让媒体环境变得更糟糕。简单点说,你可以看了“南方系”的报道(而不是飚蹄党或者只言片语)再指出不妥之处,但若是看到“南方系”的名字就自动联想某些定义而拒绝阅读,这样的指责,意义确实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