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性主义

你那么优秀,却总是被人泼着冷水

按:本文乃一篇深夜随笔,随手写就传至人人网。本不计较逻辑和传播效果,结果无意间被疯狂分享以及引来各类鞭笞,让人有点略微吃不消。谨po于此,请各位看官轻拍。有兴趣可以点进原文看一下各位热心网友的辱骂评论。

——————

帝都某宾馆二楼会议厅,熙熙攘攘一屋子的人。每个人都捧着能够让学渣们膜拜的简历。

特别是女生。那些打扮服服帖帖、踏着漂亮的小鞋子、妆容精致的二十岁出头的归国名校女硕士们,占了全部人群的七成以上,让人看花了眼。即使是用纯外貌协会的标准衡量,也至少比西单王府井三里屯街头平均水平高了三个档次不止——更何况,她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能够横扫99.5%普通人群的学霸。

我在想,要是谁在这儿放个炸弹,那这损失就惊人了。百来号人身上价格不菲的正装裙和包,每人每年交出的留英学费,还有可能她们还是姑娘的时候学的五年十年的钢琴或者芭蕾。

即使一些姑娘家里确实殷实,她们的优秀也是完全可以将这些因素覆盖掉的。来这里见雇主的海归姑娘们,大多以后都会站到更高的职业舞台上,穿着更精致的更昂贵的套装,上亿的财富与资源尽在她们股掌之间。

光鲜吗?或许她们,或者你,几年之后可能会无奈地面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可能是我专业或者学校的缘故,我见过的优秀的女孩子,I mean真正优秀的女孩子,太多了,多到让人诧异。高中考前三的总是女孩子,大学充斥着各种女学霸,社团活动学生工作中的干练女子数不胜数。临近毕业,那些从小活在金字塔顶的优秀女孩子们,又不知疲倦地奔向职场成为面精面霸,offer拿到手软,抢先一步比更多的男生们更早挤进500强。特别是金融、经管、咨询、公关几个行业,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地步。即使类似于信科、工程这样的男性主宰的专业,拿着惊人高的GPA的女生也杀了进来,清华理科的女生比例也连年创着新高。

她们不知疲倦。甚至有用人单位苦笑说,我们女生太多了,为啥男生都不进来?

你们不可能战胜她们的。就仿佛要将过去几百几千年的不公与低人一等,都统统于新时代返还回来一样。我在北大见过了N多沉迷于Dota而放弃努力的男生,但不努力的女生简直太少了。太少了。她们的努力几乎出自本能和自尊。

因为这个世界本不公平。她们知道,在无数“男生优先”的招聘启事下,只有更优秀、更出众,才能打败那群只是因为有个吊而可以不学无术的人渣。她们知道,如果不像百米冲刺一样拼尽全力,只会虚度掉最好的年华——她们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会感觉到时光的皱纹无情地蚀刻,青春对于女子就如同倒数计时,不像男人们仗着潇洒吹嘘的“越陈越香”。

她们知道,泼在她们头上的冷水,一直都没停过。这个文明的社会,表面客气,内里残酷无情。

许多人指责她们活得不够潇洒,顾忌太多;女人就应该云淡风轻,寻得自己的幸福。笑话,这只是男权社会将“相夫教子”四个字粉饰一番的说辞。她们只是想追求一个独立于男人而存在的体面与光鲜。可是她们拿着自己攒的工资买下的名牌包,却会被人猜测是不是傍了大款,或者有个亲/干爹。真是笑话。

面对“玻璃天花板”她们也曾不在乎,年轻的姑娘们没有心思对着“女人适合的稳定职业”犹豫顿足。但残酷的是,就算你拿出骄人的销售业绩,也没有男人会因此献上真心;七大姑八大爷们,乃至一手栽培她们的父母,在二十五六岁、职业之路刚刚起步的时候,追问最多的也不是绩效奖金,而是待嫁与否。想想真是荒唐。

谈起“女强人”“女博士”,世人带着的敬畏只能让她们耸耸肩罢了。于是你看到的她们,打扮得精致漂亮,花掉自己半月的薪水美容护肤,在美食诱惑下隐忍地只点一份白菜。是的,这个社会的审美竟然也如此残酷,成功的女人到底是要业绩长虹,还是要肤白苗条气质佳?那些铺天盖地的广告和时装秀塑造的可能并不是美,但她们必须要生活在某种社会的标准中。

她们生活地小心翼翼,要注意女孩的各种禁忌,否则只能让每月一次的麻烦更加折磨自己和自己的前途——毕竟那些男人们并没有这个烦恼。除此之外,还要捧起书本熏陶情操,踏上旅途放逐灵魂,懂得品鉴懂得烹饪,让自己做一个有格调的“人”。

等等,这一切的努力,难道不就是为了让人谈起自己的时候,不是说某某的女儿或者是某某的妻子,而是自己的大名么?难道不就是为了成为一个独立的“人”的价值而受尊敬和承认么?

可是这个社会,依然没有学会怎么称呼她们。反而开始诧异地尖叫,不正常,那些本来呆在床沿灶台的“第二性”,怎么忽然就开始变得如此优秀?

真是笑话。如果那些成天打Dota泡球场想着怎么钓妹子、却在找工作的时候屡屡碰壁、遂上微博上贴吧喷社会不公的带把儿的男孩子们能有她们一半的努力,也不至于这么糟。他们一边诅咒着拼爹的李天X和薄X瓜们,一边冷嘲热讽那些剩女们,认为她们是“自找的”——毕竟他们眼中的女性只有黑粉之分。

的确,她们的优秀是她们的自我选择。吊丝之所以成为吊丝,难道不是自找的了?

她们那么优秀,却总是被人泼着冷水,仿佛这一切都不应该。可是她们依然执着。
不是她们傻,而是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也拒绝接受她们的聪慧。她们相信,总有一天这个社会会向她们低头。
“如果我看不到那一天,我会告诉我的女儿,再多努力一些。”

 

 

亚文化的轻蔑与厌恶

最近百度D8的亚文化——所谓“吊丝文化”开始在各种网络空间大行其道。其实一直不太关注这一类草根性质的全民广播操,就如同在贾君鹏大行其道之时连WOW吧都没去过的一样,对于这类网民的自娱自乐,不过也是按照自嘲的惯例一笑了之。

但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有文化人批评吊丝亚文化,述其是一种对社会拜金风潮的无奈掺杂的产物,亦充满了格调不高的低俗气。

 王佩V:高富帅,穷挫丑,屌丝等词语进入日常汉语体系,说明中国社会的审美和道德正在急速败坏,赤裸裸的爱慕虚荣、拜金主义、崇拜动物性的价值观,终于扯掉了遮羞布,堂而皇之地主宰了年轻人的心灵。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时代,如此斯文扫地,如此媚富入骨,如此偏狭虚无。

↑( 我并不认同以上观点,特此注明) ↑

当然,对于这点,广大网民是不买账的。其实我也承认,大部分网民只是用于自嘲,跟“咆哮体”和“伤不起”是一个性质。动不动上升至道德层面,教授其实是小题大做得有点凶猛——毕竟是一种网络亚文化,跟BL和朋克摇滚一样不属于主流社会。(如果真的属于主流文化,那就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了,我相信社会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仅仅把词汇限制于“吊丝”“高富帅”“穷挫丑”之上,似乎看不出什么。但如果深挖细究,多看几篇相关的东西,某种语气依然让我感到不适。并非来源于道德洁癖,而是这种亚文化对于女性的轻蔑,已经到了一种让人不知说什么是好的程度。如果这仅仅是男性网民小范围之内的心照不宣的交流(跟AV和撸管之类的词汇一样)倒无所谓,但如果当“黑木耳”之类随意且带有性暗示和侮辱性的称呼在网络上大行其道,恐怕对女性起码的尊重已经荡然无存。

在“吊丝”们的语境中,女性是这样一种存在:依附于高富帅的钱和物质,对穷人嗤之以鼻;出生好的女性用“白富美”代替,但却包含着称呼“高富帅”时蔑视般的惶恐。对一般女性用“木耳”这样的词,并用分数代指女性的外表,用颜色代指女性是否曾经染指性行为。——正常的女性,是否会乐意一个男性用他的性需求,如此定位自己?

毫无疑问,在吊丝的语境中,女性已经被物化为男性的附属,并被定义为“用物质可以换取”的物品。很难想象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这样的属性被描刻得如此露骨而不加掩饰。作为单身男性的自嘲,这一点来由似乎听起来冠冕堂皇。

但这种自嘲是否应该建立在对女性的侮辱和蔑视之上?

一些女性研究者曾经指出,将女性作为附属、贬低女性地位的思想,往往来源于男性在社会上角色的混乱和失败,他们只能通过贬低女性获取心理上的满足感,并把自己的失意归咎于物质上的不足即“不能购买”。这也是为什么家庭暴力往往发生在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低下的男人的伴侣身上。而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吊丝可以如此若无其事地大谈特谈“黑木耳”且无惧女性目光,并把自己的失败感情归咎于出生低下、物质缺乏,或者女性的拜金与物质(如果不是所有女性,也应该是大部分女性——在他们的想法中),从而在口舌之快中获得一点认同和满足。

我不知道大部分女性网友怎么想,也许一笑置之——当然我也可以一笑置之,我并不介意某些失意的男人用一些能够凸显男性主体的思想将我想成某种木耳或者土肥圆。但我必须指出,这个社会离尊重女性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而大部分女性对这种甚嚣尘上的亚文化根本没有认真思考过,或者已经习以为常。

对于亚文化,我没有什么道德立场好讲,所有的亚文化都出自于当下社会的某种特质,就像美国曾经的嬉皮士和垮掉一代一样。但作为一个女性,无法对这种亚文化视而不见。

这里仅仅作为一个女性发表一些我的看法,并衷心希望“黑木耳”这种称呼不要再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