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学霸土豪

那些年,坐我前排的学霸和土豪

到了求职的季节,揪心的事情可算连成片了。由于是文科的关系,大部分小伙伴们都先于我(这样打八年抗战大二逼)毕业了,每次和他们喜相逢的时候,难免会八卦关于未来前途和身边烦忧的事情。这才发现,我身边的小伙伴,和小伙伴身边的小伙伴们,语出惊人的无非两类——土豪和学霸。

土豪们大致是生活无忧,工作也不必太卖命,很可能托父母亲戚的福找了闲差,早早的就买了车房过上下半辈子无忧的生活。比较夸张的类似于毕业没两年就嫁了金龟婿准备结婚生子的,那可是我等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

学霸呢,无非就是拿着超高绩点,秒杀一切笔试面试,校招还没开始呢口头offer就已经拿稳了。这类望出去就是金光大道的节奏,在我们文傻群体里面也算是相当藐视众生了。

对于我这种非土豪和非学霸而言,生活或许会比较苦逼,和所谓的温拿没法比,自降身价和自甩节操一样容易。幸运的是,我也不曾眼红土豪和学霸们,踏踏实实做好我的事情,然后继续学习插科打诨吐槽,龟速读点书写点小破文章,便没有太多奢求。

真让我耐以寻味的,还是我曾经离学霸和土豪都那么近的事实,这让那段无忧无虑或者少忧少虑的高中大学时光看起来如此牛逼闪闪,让我觉得这个格差社会还是有其可爱之处。

遥记当年我以愤青姿态考入土豪丛生的巴蜀中学,也曾为小小的贫富差距烦恼过。凭什么他们用的是彩屏手机,而我是两百块挪鸡鸭?他们穿的是耐克阿迪,而我是阿迪王?不过这些,后来证明至少在高中三年中都是极其次要的——即使是在巴蜀中学这种没有校服、可以在外租房、攀比极其容易的高中,不穿耐克阿迪也不是太大的事儿。

特别是当年在金科龙湖分校搞封闭,谁tmd还有心思考虑我跟不跟你玩儿的事?在笼子里,起码大家都是呼吸的一样的空气,做的一样的五三;屌丝给你解数学题的一瞬间你敢说他不是亮闪闪的男神?追男神,那也是杠杠的容易,只需要多点耐心多点福利,冬天热包子夏天雪碧,管他是哪里的土豪,登时死心塌地也不是不可能。

跟土豪交朋友,那必须容易。篮球场上一抓一大把,土豪给你传球,土豪给你助攻,土豪三分进框跟你击掌;如果土豪不给你传球不给你助攻三分老tmd打铁,跟土豪打一架就是了,第二天上场还是好兄弟。

或者那时候根本就不会care土豪是不是土豪。土豪喝三得利的时候你喝脉动,不过也就是五毛钱的区别罢。

学霸更是平易近人。虽然巴蜀中学有类似癖好把学霸隔离起来摆在高洋上的三楼教室,但这纯粹是学校自私贪婪加脑抽。学霸们都是相当温和可人的,遥记当年我自主招生校内选拔失利,还是当时班上头号学霸前来安慰本人,虽然我觉得学霸心里有可能想的是“哈哈你sb了吧”,但我宁愿觉得是英雄惜英雄(或者惜狗熊?)。总之大家都敞开了比分数,比不了分数比人品,比不了人品比你大姨妈来得是不是时候。

坦诚地讲我在高中的时候也勉强算是学霸一枚,但也有一边哭一边做数学的丑态,学霸准学霸和非学霸并没有那么明显的鸿沟。学霸并不总与学霸扎堆,也没人鄙视你的智商堪忧。学霸会给你看ta的笔记,在你睡觉的时候提醒你有人在watching you,帮你藏起可能被收缴的MP3。

当时听说大学的时候为了保研你一脚我一掌地暗踩的故事煞是不屑,在我心里学霸都是善良的。后来,啧啧,谁知道呢。

大学的时候,慢慢地你就发现土豪不跟你玩儿了。他们娱乐的地方太高端,他们用的化妆品太洋气,他们旅行的地方太遥远。他们谈起工作总是挑三拣四,这差事累人,那工作傻逼,找工作却只是爸妈一句话的事儿。

慢慢地学霸也不再跟你玩儿了。每当他们哀叹“唉呀这门又没有考好居然只有3.7”的时候你只能说“你们聊我先走”;或者他们在为N个名校拿哪个offer发愁的时候你只好吞下“给我一个也好啊啊啊”的台词,然后感觉智商确实是硬伤。学霸总是彬彬有礼不像土豪那么张扬,学霸会在上课遇到的时候礼貌地跟你微笑寒暄,不过心里总是默默希望ta捧鲜花的时候你在下面带着微笑以及“呵呵”鼓掌。

万幸中的万幸,我们还有大学寝室。固然有土豪挥金如土在外租房甚至买房,固然有学霸早八晚十留恋自习室,但起码那都不是主流。土豪和学霸在寝室也是真实的,他们会烦恼地挤痘痘,床乱得像猪窝,或者打dota的时候成为猪队友,打CS的时候总被手枪爆头。这四年,固然他们可以买各种名牌堆在柜顶床头而你总是淘宝原单爆款下楼拿快递,但起码卧谈的时候还有那么几句人生理想同学八卦可以暂时忘记烦忧。

学霸们呢?我不知道学霸和学霸是如何相处的,反正我大学四年最好的朋友就是学霸。爱谁谁。

然而这样的日子就要到头了,等我们进入格差社会,发现连吐槽的对象都不一样的时候,就不得不接受很多无奈的事实了。词汇量不同的人怎么在一起?

我承认我还是有一点固执的,恐怕还是因为我混在校园的关系。理想才是永葆青春的良剂,而不是欧莱雅面霜或者兰蔻小黑瓶。

或者当全世界都在抱土豪大腿的时候,全世界都在膜拜学霸的时候,我能够非常淡定地说,这有什么,当年土豪就坐我前面;当年追我的男孩也是学霸来着。

也不图什么,只希望不管是学霸还是土豪,都能在回忆当年青春年少的时候,除了让他们风光的爱疯四和哈佛offer之外,还有个爱插科打诨出洋相的小李子,在努力奔跑着,做他们即将主宰的社会的一颗二逼螺丝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