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爱情

爱情两大毒瘤:蛋疼,以及犯贱

自从大一下学期混BBS以来,Love版就一直放在收藏夹里面。四年以来,我从纠结小mm变成了毒舌大妈,各种恋爱中的jp和狗血故事也见了不少——虽然本人的实际恋爱经验依然少得可怜,但有如上了情感上的三宝课一般,那一套一套地也可以扯上不少了。

最近读了彭浩翔的《爱的地下教育》,深感共鸣——倒不是因为他解决了我的神马情感问题,抑或是拍醒了我内心的痴男怨女情结,而是那种谈别人感情时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让我觉得十分畅快。这么说来确实挺坏的,但感情永远是旁观者清的事情,真轮到自己的时候,情感大师也会急降到幼稚园水平。

扯远了。回到题目,就我这好几年的水车经验来讲,大部分致人痛苦的感情,都占有以下两个因素至少其中之一:蛋疼,以及犯贱。

蛋疼,有可能是闲的蛋疼,有可能是忙得蛋疼,有可能是天生蛋疼体质问题,总之就是对当下的感情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对女生来说,总觉得男友应该隔三差五楼下送花,寂寞雨夜来Call谈心;而自己总是不断追问,这段爱情到底值不值得?我到底喜欢ta哪一样?ta到底是不是我的型?于是听歌看戏,默默流泪,进围城,空叹息。

男生呢,则是关心自己的把妹技巧甚于关心自己的女朋友,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帅第一温柔第一牛逼,心底总有一点蠢蠢欲动,觉得总有更辣的妞在等着自己,但有贼心没贼胆,然后整天纠结自己的女朋友不够漂亮胸不够大不够贤惠,被这样的婆子栓牢,生命暗淡。

总之,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但是各自肚子里面装一些对方读不懂的肠肠肚肚,时不时地来一点怀疑,搞一些考验,严重点的醉个酒,失个足,犯个错,然后吵吵闹闹哭哭啼啼,好好的感情就吹了。

而蛋疼的另一面就是犯贱。醉了酒,失了足,犯了错,或者搞了点啥别的幺蛾子,两人吹了——但却依然觉得对方是不是还深爱着自己挂念着自己,是不是过了这个村就没得那个店了;于是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心神不宁翻江倒海,神不知鬼不觉就往回走了——明知道有可能当一条备胎,明知道感情早已明日黄花,但总放不下心中那点期待和幻想,那倔强的小火苗儿来个十盆冷水都浇不熄。

多少人的感情在蛋疼和犯贱之间徘徊,搞的疲惫不堪痛苦不已,到头来“不是剩下,就是将就过了”,于是喟叹人生,“再也没有力气爱了”,悲矣悲矣。

其实,蛋疼和犯贱,其实都是一个妈生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说白了,你总是蛋疼的那些原因,你频频犯贱的那个人,其实都是伪命题。女生是看韩剧看出来的,男生是看A片撸出来的,现实幻想傻傻分不清楚,不是自视甚高就是妄自菲薄,总觉得在身边的都是不行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碗里的不如锅里的,锅里的不如地里的,而碗里的锅里的地里的,都不如自己yy的。

最可恨的是,这些人你都拍不醒的。这个社会放眼望去,对于纠结和愁绪的歌颂实在有些过了头,那些“逆流成河的悲伤”,那些唱不透写不明白的小文艺小清新,都在说着愁愁愁,仿佛愁是一种光荣一种快感,勾引着更多的人继续嗑药一样沉浸在纠结里面,然后等他们老了,自然醒了,这世界早已黑白透了,青春已然虚度了。

搞得仿佛蛋疼和犯贱是某种流行一样——真想拿把剪刀,把这些搅在一起的枝枝节节都剪掉,然后大声告诫那些蛋疼和犯贱的夫妻们,该干啥干啥去,有妹子有汉子就好好活着傻乐吧,这个世界还没有美好到让你有资格徒增烦恼的程度,给世界添乱,何必呢?

而对于满Love版的“我该不该分手”“我该不该复合”的诚挚的纠结,很多毒舌的意见都是听着残忍,想着在理的。怕就怕在那些纠结的男男女女不是来求意见只是来求安慰的——而一百条安慰,都不及自己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来得实在,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