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龙应台

读《野火集》

当龙应台还不是那个用缠绵的笔调写着《安德烈》和《大江大河》的中年大妈的时候,当她与台湾八十年代的愤青分享着相似特质的时候,她挥笔写就的东西,在我看来是如此令人兴奋。

那些字里行间我看见了我所在的这个年代。我们之前浪费的三十年,全部悉数还到了现在。

将《野火集》里面的台湾换成大陆,怕是有百分之八十是相当靠谱的描述了。同样是走到了十字路口,社会转型,矛盾凸显,而威·权和维|稳却依然在某些地方大行其道。

龙应台用充满愤懑却依然热爱的笔调,在成为弃儿的美丽岛上,顶着巨大的压力写下了火种的模样。最佩服的,不是她的勇气。拥有勇气的人不少,但清醒的人不多。多少人自诩清醒,却始终糊涂。

你可以说《野火集》里痛苦的喧嚣让你浑身不爽,但至少我看见了龙应台如炬的目光。真正孜孜以求为这个社会付出的人,除了有胆,更要有识。你思考过了吗?你观察过了吗?你求证过了吗?在那个躁动不安的年代,掷地有声的话语,燃起了燎原的野火。

它并非愤怒的,而却宽宏大量地容下了批评和鞭笞,并且回斥得有理有据。我们面对着八十年代的台湾,仿佛看见了一面镜子。我们也许面临着比台湾更加苦恼的境地,权力的肆意泛滥和钳制,自由的限度让我们显得更加无助。但我们又幸运地活在一个信息更为畅通的社会,我们有机会表达自己,更多的人选择了发言而不是沉默。

如今的台湾,虽然依然因为民主化进程中的过度政治化而显得有些窘迫,但无疑她的转型是值得褒扬的。至少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可以不惧权威,社会在流动的过程中显示出了强大的活力。

彼时的那一把把《野火》,让迷茫中的人看到了希望。所以我诚挚地希望这个社会的变迁。不能因为回避阵痛而拒绝前进。在这个谁都有勇气说话的年代,我们更需要的,是直面的勇气。

所以,不仅仅是野火。你选择燃一把野火,你的心胸必须宽广,眼底必须明澈。除了绝望而消极的哀叹,我们更要去改变。

看惯了震惊难过失望等词汇,看惯了对这个社会充满鄙夷的描述。但你可能想过自己有能力去改变,而不是跟着漫天的消极词汇随风起舞?你怪天怪地,怪蒋公剿匪不力,到头来还是你傻逼。

倒不是说你没办法去天涯爆料贵党秘史就谴责当局没让你自由发言。你需要的是公民教育。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好书,即使《大江大河》在图书馆也有存本,你只是消极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或者,真的应该买一本《野火集》送你。在看到这个社会改变之前,需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所以,与其说《野火集》是烧向台湾当局的示威之火,不如说是烧给千万个公民的心灵之火,让你在咒骂和颓唐之前,学会自省、学会思考,更重要的是学会在逆境中直面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