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北大的“习以为常”

成为北大的学生,坐在北大的教室里学习、在北大这块巴掌大的地方生活,需要比一般人更加有心理承受能力。

因为每天打开浏览器都会看到北大在中枪,以各种姿势、各种理由接受各种流弹和飞弹的洗礼。在北大,食堂拥挤可以上新闻,校门查证可以上新闻,明规则可以上新闻,潜规则也可以上新闻;学生出人头地可以上新闻,学生丢人现眼也会上新闻。除了新闻本身,为这些新闻增添了无数价值的,无非就是两个字——“北大”。

这不,北大图书馆里面开个苹果展示柜,就这样轰轰烈烈上了新闻,接受无数网民口水的洗礼。

一旦上了新闻,各种麻烦都会扑面而来。 在大多数网民眼里,北大是吹进一粒沙子都不可以的地方,那些林林总总的新闻,都是各式各样的沙子,是“有辱北大神圣”的。于是,这颗沙子就会在他们心中造成瘙痒,忽而变得石头一样沉重,忽而有如乌云一般黑暗。于是,他们叫着“北大已经不是那个北大了”,奔走相告,频频摇头。

我能够理解那种情绪。暑假的时候校外等待进入游览的游人们脸上我能看到,我从小何不也是沐浴在“将来考上北大清华”教导声中?北大和她隔壁的学校被视为中国最好的大学,寄托着这个国家对于未来的期望,也寄托着无数人对于一所大学、亦或者对于一个社会的幻想。

有时候,北大在他们心中——不是一个装着无数普通学生的园子,而是漆得光亮的一枚标志,是朝圣地。因此这个意义上的北大是不容玷污的,也是抽象的。

有时候,北大在他们脚下——或许北大意味着仕途、意味着财运,意味着高攀这个社会的途径。所以他们会对孩子们说将来考进北大,不是因为北大孕着知识,而是知识有可能换来钱财。

这是多么矛盾的事情。北大就这么扭曲地存在于国人的心中。他们用北大、清华,或者哈佛、牛津、剑桥代替“大学”二字,所有这些标志,一面光亮,另一面是赤裸裸的现实。

但北大说到底,还是一所学校罢了。有什么样的社会,就会有什么样的学校,社会里向上的、充满希望的元素,是大学一直培育的;而社会里的灰暗与丑陋,在大学里也会找到空间藏匿,甚至招摇。毕竟,大学也是由人组成。

北大人可能有着优越感和认同,但其实在北大人眼中,北大只不过也是大学罢了。对于外面的议论乃至挖苦,付诸一笑或者当做谈资。这样也姑且算一种豁达吧。

人们寄予太多希望于北大身上,民主、科学,爱国、进步,自由之思想,等等。那是北大不可承受之重——这是一种追求,而不是一种理所当然。

然而北大扛不动的东西,需要整个社会一并承担。民主、科学等等信条,理应存在于每个公民的认知当中。

当北大重归平凡之日,我相信应该是社会进步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