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报复社会怎么办?

1,看到有人报复社会(甚至是以伤害自己为手段),先不管对错,很多人都说“应该反思社会”;不过,与其试图扯清楚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不如想想,是什么样的社会机制,会映射到一个人(或者多个人)的心理之上,让他有报复社会甚至于伤害自己的冲动?

2,我的想法是某种“绝望”。在所有的路都走不通的情况下的绝望。比如,获得了不公正待遇无处声冤

3,在我看来,不仅仅是无处伸冤,而是在公正被扭曲的同时,社会给予的反馈也是负面的。例如,身边的人都认为“该你倒霉”。

4,哪个因素更重要呢?简单点讲,如果你的生活被“官方的公正”所垄断,那么当官方的公正消失之后,你也无法存活,只有与其同归于尽。

5,有没有别的选项?如果身边的社会能够给予你足够多的支持,或者让你相信“总是有出路的”,那么不说是弥补,至少能够支持你继续走下去。

6,我们身边的社会是这样的吗?或许有一部分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支持功能,变成了追名逐利、冷漠的地方,往往发生在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候,所谓“社会失范”;也或许是你信奉的东西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们相信的和你不一样,比如你信真主,他信耶稣,二者势同水火;抑或是——你信世上有真爱,他们都觉得钱权才是真理。

7,如何解开这些问题?如果我能解答,我就不坐在这里了。

8,我们所处的社会,该依靠官方的正义,还是依靠社会?很大程度上两者是绑在一起的,基于传统的历史的文化的政治的种种原因。在有的地方,前者更甚;

9,特别是在一些社会基础较为薄弱的地方,官方的正义与不限制的权力挂钩之后,变得极其可怕,可怕到挤压别的社会存在的空间,将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社会支持系统挤得粉碎;

10,想让得权者放手,说实话,在历史上,我没有见到任何记得利益者在没有内外压力的情况下放手的。人可以有良心,机器可没有。国家机器也是机器。

11,所以重塑社会支持系统非常重要。

12,重塑社会支持系统,慈善和教育乃两大利器。教育并不限于学校教育,而是某种有益、理性的知识/方法的授予。

13,所以,总结以上废话,要阻止更多人报复社会,请多做慈善,然后搞好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