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正能量背后的思考,也来解读改革决定

其实我是一个颇奇葩的人。大家很悲观的时候我很乐观,例如当年google退出天朝的时候,我认为只是一次冲突的表象化,而不是人们所想的那么可怕。而大家乐观的时候我又偏悲观,例如当年薄督在重庆,例如这次十八届三中。【当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lz确实才疏学浅脑子抽,请各位尽情打脸哈

昨天决定全文释出,微博少见的一片正能量,除了某些一贯泼冷水的右狗,大多数人确实是感受到了一股清风扑面的气息。很多我们平时在嚷嚷的那些词汇,例如司法独立,例如废除劳教,例如计划生育,都被放在了醒目位置,力度确实是空前的。

抛开具体实施不谈,单就决定而言,很多人都把它与十一届三中和十四届三中两次对我朝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文件放在了一起。但是也不难发现,这次改革的一大特色,就是“多”。公报全文5500字史上第二长,决定全文更是两万多字洋洋洒洒,60多条涵盖方方面面可谓面面俱到。在感叹改革覆盖面之大的同时,却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再也没有一个提纲挈领的东西能够作为改革准则和精髓而存在了。

之前重要的改革决定,虽然不短,但是却非常明晰,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或者对历史带来强烈冲击的,都是非常核心的部分。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几个字: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十四届三中全会也就几个字,市场经济制度。也就是说,在我朝前几次面临瓶颈的时候,只要打通经济发展这个命门,做出开放姿态,释放全社会的经济活力,结果是近似于灵丹妙药(虽然不那么绝对啦)的效果。要知道,市场经济都是成体系化的,也是经历了成熟发展的,摸着石头过河也是肯定能摸到石头的。

而现在呢,上面觉得摸着石头过河是越来越摸不到石头了,所以想要架桥,也就是顶层设计。可是这个顶层设计没有了以前那么具象化的原则和体系,这不是简单“国家治理现代化”可以概括的。你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稳固的框架,但很抱歉,从政治理论上讲,我们政治表象上的许多弊端——也是改革决定里面想要击破的弊端——确实是来源于本来的体制和框架。这个框架不能动,没有一颗妙药,只有非常现实地解决一摊症结。

而且,有些症结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最终必然牵扯到有限的资源和旺盛的需求问题,比如教育资源,比如土地资源。为了防止这些领域变成残酷的丛林和修罗场,国家又再次伸出大手,最后依旧不敢也不能放开。

确实,从深层次改变体制和框架,不是一次决定可以做到的,无疑也是不现实的。这是一个悖论:当前政府对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判断,结论都是要加强国家的控制力,即使是改革,也必须加强国家的控制力才能实施。但是很多体制上的弊端确实来源于集权,而让我更心存顾虑的一点,确实是集权下对个人自由的必然牺牲。

扯远了。我也不敢说个人自由是改革的终极目的,这不是天朝Style。

改革进入深喉,但确实有些条款,听着好听,但也未必能铲下去。这必将是一个长久而痛苦的拉锯战——决定全文里面有许多语焉不详的地方,也很多次提到了“探索实行”,值得玩味。我们都清楚,其实很早以前就清楚,中央确实想改,那么多次提到改革,开会之前造势造了那么久,我相信确实不是糊弄老百姓的玩意儿。但是很多地方,是雷区,碰不得。比如维护宪法法律权威——宪法被架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怎么维护?设置违宪审查和宪法法庭吗?明显不现实。我国宪法研究已经很多人在做了,可是宪法实施还基本是零。如果不加上一长串限定词,宪法就是一个大雷区。而之前热议的官员财产公开,这次则没有提到,明显是争议太大、阻力空前——都谈了计划生育了,基本国策都可以动,官员财产却依旧捂得那么严实。

我们有理由相信,大大和强哥本人已经准备好要攻坚了,可是下面的人未必已经准备好。

说到下面的人,之前的作风整顿、反腐等等,真的未必就是为了作风和反腐。之前觉得批评和自我批评有点荒诞,各种落马的一把手们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如今看来,真是好大一盘棋,中央恐怕是在告诉那些下面的人,俺们要来真格的了,打个预防针先。

七七八八扯了这么多,还是四个字吧,以观后效。改革的事情,说实话,也急不得了。药到病除的东西,这个时代也不存在了。

 

残酷的好话

我是一个特别爱听好话的人。

​原因大概是小的时候在父母口中,总被传说中的“别人家小孩”在各个方面完爆,自尊心极强的我只好在各处忍辱负重狂挣表现,拼了老命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例如小学时候总是在老师提问的下一秒高高举起右手,速度堪比长征火箭,即使回答牛头不对马嘴也在所不惜;做清洁的时候总是冲锋陷阵在灰尘飞扬的前线,只为在老师巡查的时候抢占劳模的最有利位置;对墙上的小红花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并不惜为此撒谎以获得老师的青睐……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为的就是一句老师的表扬,疗效堪比糕点糖果,能让我乐呵上一天半日,对于变脸如碎节操的小朋友们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长大了之后,虽然性格不再那么二缺,也不会对挣表现有如此病态的热衷,但却依然时不时深深沉迷于“好话”中不可自拔。

曾经干过一份自己毫无兴趣的兼职,事情之琐碎,老板之刁钻,内容之无聊,任何一条都能让我当场抓狂撂挑子不干。可是我依然奇迹般地干了有三个月之久——每次老板说“不错,很好,我们都很信任你”的时候,那些牢骚立马灭了大半,重新满血满魔像个快乐的二货一样付出不求回报,简直劳模。说白了,我就是被好话给套牢,被深谙驭人之道的老板调教得团团转,并且还屡试不爽,真是悲催。

​思来想去,大概是抓准了我内心中渴求价值承认的那一块儿,不断地传输“我在这个世界上好歹有用”的信息,而我早已被脑内分泌的内啡肽吞没,那滋味儿有如吸毒,欲罢不能。

​可惜,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价值”这个东西是不会因为表扬和好话而有所改变的。一颗白生生热乎乎软呵呵的馒头,的确是亲切可爱,某种条件下还真有可能香甜可口,但任你吹得天花乱坠,它也不过就是一颗馒头,更没法儿包治百病。

而我就是那颗无辜的白馒头,被好话淹没,起码形成了自己是包子的错觉。惊觉的时候却已经晚了,自己不仅肚子无货,还要接受肚子无货这个事实所带来的落差。

这不能不说是残酷的——对于一个即将踏入社会的人来说。在面对真刀真枪的讨生存的时候所受到的挫折,让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曾经为了那些甚是虚无的好话,浪费了多少感情和青春。

一直到了现在,到了我掂量和审视我自己真正实力的时候了。这才突然发现,以前的好话和表扬是多么地经不起推敲,那些随口说出的“你好厉害”“你好牛”萦绕了我整个大学时光,但却根本深入不了实质。

反而是那些批评——让我痛苦地想忘掉的批评——显得如此刺眼。“急躁”,“爱出风头”,“缺乏冷静思维”,全部被那些笑呵呵的所谓朋友粉饰一番之后说成是“积极向上”的品质。在失败的时候回头,简直是不忍卒视。

还有,直到现在我还迷信我的“文笔出色”,只因为瞎叨叨的日志底下的点赞党。但这点博人一笑的货,根本就无法糊口,那些所谓的好话,价值基本等于西北风。​​

仔细想想,好话或者表扬,确实是最偷懒的讨好一个人的方式。这个世界泛滥着各种各样的表扬,充斥着不知所以的恭维。因为说好话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它可以随意应用于各种场合、适用于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对象;想要炮制出稍微上点档次的好话,只需习得最最基础的社会心理学,或者像应用星座性格论一样使用人人皆灵的词语。
我已经忘了多少人表扬过我聪明,但对我依然屡试不爽。事实上,“聪明”已经廉价到了适用于90%以上的人,对于那10%,只需要正色说“其实你真的很聪明”,疗效依然拔群。
就算大家都明白,“你真是个好人”约等于拒绝,可到了工作和学习上,类似于“你的态度很不错”,“你的能力挺好的”这样的泛泛之谈,却屡屡一点点地麻痹着自己,不得不说,这比批评更加残酷。

反而是批评——特别是中肯的批评——千金难买。想要诚恳地批评,必须要彻底了解对方,熟识对方的品性,还需要简短以及一针见血。就像锻炼身体人人都会,开药方只有医生才懂一样。但愚蠢如我,总是在接受批评的时候无端抗拒。我甚至怀疑在一秒内顶撞回去是出于生理本能。然后继续转向那些可以说我好话的人,将不痛不痒的好话傻呵呵地当真。

如果我能够向几年前的我做出一句忠告的话,我会说,别听那些好话,给我去听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