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周的苦逼游客

明知四处都会人山人海,可还是奋不顾身上路;明知四处贵得咋舌,可还是潇洒不屑一顾;那与无尽的堵车长龙、买票长龙、上厕所长龙战斗的,都是勇敢的天朝黄金周苦逼游客。

黄金周人多,今年貌似尤其多。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照片、挤爆景区的新闻,就连一向以接待能力巨大、设施服务完善的九寨沟也难逃厄运。看到这些消息,家里蹲的我除了幸灾乐祸或者啼笑皆非,同时还有一些隐隐的苦涩。曾经我也是黄金周苦逼游客中的一员,也曾随着人潮挤上鼓浪屿、跟着大巴堵在京藏线。我可以在对着人山人海幸灾乐祸的同时翘掉一个星期的课在淡季畅游,但更多的人只有去或者呆在家两个选项。

当人均GDP来到了三千美元是个什么概念。意思就是起码一半以上的人可以手头宽裕到一年一度出趟远门了。一半以上就是六亿多,两个美国。显而易见,迅速提升的收入水平必然带来资源的紧张,整个国家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黄金周汹涌的人潮——从政策制定者,到景区接待者,再到普通旅游者;以及普通旅游者们的顶头上司们——有多少苦逼的游客请不到年假,只有被迫挤兑黄金周?

什么提高承载量、限制流量、推广预约制,都是扬汤止沸,在上亿的基数前面都不值一提。对着迅速增加中的小康居民,怎么让他们能在平时也能出远门才是大事。休假是什么?对于大部分天朝劳动者来说,勤勉的工作、忘我的奉献,加班加点废寝忘食才是王道,而放假,仿佛才是恩赐一样,一年一度的恩赐,别无选择别无挑剔的恩赐,与从牢房里面出来放风的犯人无异。我不知道是不是集体主义留存到今日的残渣,人们习惯了“放假”——集体“放”给你的假,而不是自己个人的、堂堂正正享受的休假权;“年假”一词对于大部分人还是陌生的。

于是,天朝的劳动者们别无选择,只能在黄金周成为苦逼游客中的一员。曾经以为挣过了钱,就能像那些先富起来的装逼犯们一样浪迹天涯。不过未曾想到,装逼犯们曾经炫耀过的鼓浪屿和九寨沟已然“沦陷”,他们则去了阿尔泰去了林芝去了日喀则,继续站在新的高度当优越的装逼犯。被看做文明社会奢侈品的“旅游”终于成为了大众消费之后,劳动者们去依旧淹没在了“人海”。

很明显,阿尔泰林芝日喀则总有一天也会像今天的黄山九寨沟鼓浪屿一样。想想还真是难受,不过那时候装逼犯们恐怕早已把照片晒到了欧洲北非南美,继续占领鄙视链的上游。

不过换一个角度想想,既然“放假”读作集体的恩赐,那么“假日旅游”是不是也可以读作集体的跟风?或许天朝的苦逼游客们,也没有准备好迎接全民旅游的时代。他们脑海中的,都是曾经的装逼犯们炫耀过的,情怀诗里咏叹过的,或者像天安门一样属于不去不是中国人的。

旅游究竟能带来什么?半身标准照的装逼谈资?到此一游的如释重负?人有我有的心理安慰?反正我是不能理解,在十月一日去天安门为保洁阿姨增加劳动量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也不认为老老少少拖家带口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真的会带来百感交集流泪的冲动——钱包被偷了倒是有可能。

或许再过若干年之后,人们会渐渐不再理睬装逼犯们,也渐渐了解到去哪里不重要,好好陪陪家人孩子才是王道,也不再会带着九个月的婴儿累死累活去什么九寨黄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