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背后的思考,也来解读改革决定

其实我是一个颇奇葩的人。大家很悲观的时候我很乐观,例如当年google退出天朝的时候,我认为只是一次冲突的表象化,而不是人们所想的那么可怕。而大家乐观的时候我又偏悲观,例如当年薄督在重庆,例如这次十八届三中。【当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lz确实才疏学浅脑子抽,请各位尽情打脸哈

昨天决定全文释出,微博少见的一片正能量,除了某些一贯泼冷水的右狗,大多数人确实是感受到了一股清风扑面的气息。很多我们平时在嚷嚷的那些词汇,例如司法独立,例如废除劳教,例如计划生育,都被放在了醒目位置,力度确实是空前的。

抛开具体实施不谈,单就决定而言,很多人都把它与十一届三中和十四届三中两次对我朝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文件放在了一起。但是也不难发现,这次改革的一大特色,就是“多”。公报全文5500字史上第二长,决定全文更是两万多字洋洋洒洒,60多条涵盖方方面面可谓面面俱到。在感叹改革覆盖面之大的同时,却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再也没有一个提纲挈领的东西能够作为改革准则和精髓而存在了。

之前重要的改革决定,虽然不短,但是却非常明晰,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或者对历史带来强烈冲击的,都是非常核心的部分。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几个字: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十四届三中全会也就几个字,市场经济制度。也就是说,在我朝前几次面临瓶颈的时候,只要打通经济发展这个命门,做出开放姿态,释放全社会的经济活力,结果是近似于灵丹妙药(虽然不那么绝对啦)的效果。要知道,市场经济都是成体系化的,也是经历了成熟发展的,摸着石头过河也是肯定能摸到石头的。

而现在呢,上面觉得摸着石头过河是越来越摸不到石头了,所以想要架桥,也就是顶层设计。可是这个顶层设计没有了以前那么具象化的原则和体系,这不是简单“国家治理现代化”可以概括的。你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稳固的框架,但很抱歉,从政治理论上讲,我们政治表象上的许多弊端——也是改革决定里面想要击破的弊端——确实是来源于本来的体制和框架。这个框架不能动,没有一颗妙药,只有非常现实地解决一摊症结。

而且,有些症结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最终必然牵扯到有限的资源和旺盛的需求问题,比如教育资源,比如土地资源。为了防止这些领域变成残酷的丛林和修罗场,国家又再次伸出大手,最后依旧不敢也不能放开。

确实,从深层次改变体制和框架,不是一次决定可以做到的,无疑也是不现实的。这是一个悖论:当前政府对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判断,结论都是要加强国家的控制力,即使是改革,也必须加强国家的控制力才能实施。但是很多体制上的弊端确实来源于集权,而让我更心存顾虑的一点,确实是集权下对个人自由的必然牺牲。

扯远了。我也不敢说个人自由是改革的终极目的,这不是天朝Style。

改革进入深喉,但确实有些条款,听着好听,但也未必能铲下去。这必将是一个长久而痛苦的拉锯战——决定全文里面有许多语焉不详的地方,也很多次提到了“探索实行”,值得玩味。我们都清楚,其实很早以前就清楚,中央确实想改,那么多次提到改革,开会之前造势造了那么久,我相信确实不是糊弄老百姓的玩意儿。但是很多地方,是雷区,碰不得。比如维护宪法法律权威——宪法被架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怎么维护?设置违宪审查和宪法法庭吗?明显不现实。我国宪法研究已经很多人在做了,可是宪法实施还基本是零。如果不加上一长串限定词,宪法就是一个大雷区。而之前热议的官员财产公开,这次则没有提到,明显是争议太大、阻力空前——都谈了计划生育了,基本国策都可以动,官员财产却依旧捂得那么严实。

我们有理由相信,大大和强哥本人已经准备好要攻坚了,可是下面的人未必已经准备好。

说到下面的人,之前的作风整顿、反腐等等,真的未必就是为了作风和反腐。之前觉得批评和自我批评有点荒诞,各种落马的一把手们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如今看来,真是好大一盘棋,中央恐怕是在告诉那些下面的人,俺们要来真格的了,打个预防针先。

七七八八扯了这么多,还是四个字吧,以观后效。改革的事情,说实话,也急不得了。药到病除的东西,这个时代也不存在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